墨色外泄

黑,死。

小村长十月十生快呜哇哇
愿小村长长寿!!
上课摸鱼,嗝,别提勾线,呕
私心佐鸣x

又是展反
小柠檬求眼熟x
话说展子里的景布局真鸡巴棒

喜欢的太太粉自己了
好的完全ojbk
兴奋到不能自理

抑郁102天

试x有人看就继续写了:D
抑郁102
第一天

宇智波佐助
被现代杂志这样评为
“现代画家中的达芬奇。”这不算夸张。
二十二岁因一幅画在一次展览中得到嘉宾一致好评从而出名。他超写实的画法和细腻程度使得他小小年纪名声大噪。擅长人物画,写实程度接近与真人照片。每一处的皮肤纹路和毛孔都刻画得十分逼真。“少年天才”“人肉相机”“人体放大镜”“超写实年轻画家”都是对他的称赞。宇智波也因为出了佐助这样一个名人而收到广泛关注。
宇智波佐助,一下子就登上了同龄人无法登陆的高度。再加上后爆出的与当前红遍大江南北的某女明星订的娃娃亲这一猛料,更是让众人羡慕。
“别人家的宇智波”“在你再舔女神的时候,想想人家已经是宇智波家的啦”“不怕猪一般的队友,就怕对手宇智波”一度成为网络热词,风靡网络。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但同样的,想要得到就要付出代价,既然佐助接受了这一设定,就像接受了一个王冠一样。王冠承载了太多的期望,镶满了宝石,缀满了珍珠,灌满了铅;而对于佐助来说,他太过年轻,这个王冠或许对他来说太过沉重。一枝玫瑰,当它还幼嫩的时候就由于太过美艳而找来过多的蜜蜂蝴蝶,它那脆弱的根部总有折断的一天。

佐助的那一天则是太早的迎来了。他陷入了所有画家都恐惧的时期——瓶颈期。那是一个黑洞,它能将你所有创作的激情,和灵感吞噬的一干而尽,可你丝毫不能阻止它,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只能看着那黑暗的,粘稠的,恶心的,仿佛是个无底深渊黑洞慢慢带走一切,吸噬殆尽,而佐助的瓶颈期比其他人的还要贪婪,或许它早已饱食一顿,却仍不满足,它还要吞噬佐助的所有积极性,和与之相同的感情,像是对他成就的反向报复。
让所有热情都要被榨干之时,你便会讨厌身边一切。厌世。就算是夜莺的夜半清脆动听歌声在你耳朵里也只能是野猪凄厉烦人的嚎叫。

那便是抑郁症。

佐助望着疗养院的窗户外的老树,干枯的线条构成的树枝,忽上忽下。起风了,老树上最后仅剩的两三片枯黄的叶子也再瑟瑟发抖后翩翩落下。他晃晃悠悠的走到到窗户边——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睡过一顿完整的觉,做过一场甜美的好梦了。若不是半夜惊醒,便是整夜失眠。只能不停的服安眠药。可这无疑是慢性自杀。
半个月前佐助被查出有抑郁症,封笔住院,家人对外堪称出去旅游寻找灵感。实际上呢,却是被关在这家偌大的疗养院里做着无谓的困兽之斗。每天例行做的检查,问的问题,包括吃的药,都没有起任何一丝作用。对于一个灵魂依然枯萎的肉体来说,做这些有什么用呢?

他开始做梦,先前只是断断续续的一个个片段,现在却是夜夜会梦见一个人死在自己面前,他向自己伸出枯瘦的手臂,似乎给了他什么东西?太过模糊使得根本看不清那是什么,甚至他的脸也丝毫无法辨认。

风將他的碎发吹起,他看清了离他最近的一根树枝上,的一颗嫩芽。
那是什么?是叶?是花?可不管是什么,难道不都应该再刚刚那风里,消散了吗?
他伸出手想要去触摸那根靠近窗户的树枝,但总是差个手掌的距离。

差一点

他最讨厌差一点。

小时候没次考好,便会兴奋的跑去找自己的母亲,渴望得到她的认可。
“小佐助好厉害,可是比起鼬哥哥还是差一点哦!”
竞赛获奖之时,总会有人这样说道“佐助可真厉害呢,竟然得了第二!可是比起鼬还是差点嘛。。。。毕竟鼬可是天才!”

。。。。。。

差点

差一点

差一点点

佐助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词。

他赌气般的踩上凳子,不顾凳子的摇摇晃晃,登上窗户槛,再次伸长手臂去触碰。

一个手掌

一根手指

一个指尖

依旧差那么一点点

他索性将半个身子都探出窗外,再次伸长手臂,终于轻触到了那个嫩芽。他轻轻揉搓,“大抵是花吧”他暗自想到。

“喂——”
一声叫喊打乱了佐助的思绪,一直疗养的他已经太久没听到过这样的分贝,着实被吓了一跳,腿一软,身子一颤直接从四楼掉了下去。

“卧槽我就说他要自杀——”沙哑的吼叫在下面响起。

佐助确实是想过自杀。
死亡的确是个逃脱一切的好办法。

毕竟有了哥哥,大家就不需要自己了。

家人也哈,朋友也好,老师也好,都是一样的。

算了,本就没什么记挂的人或事。

糟糕的人生不如就此结束。

沉入深幽黑暗的大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进入口鼻,让窒息的感觉占领五官,渐渐麻痹大脑。然后静静的,静静的,在夜莺的啼叫声里长眠,再也不睁开眼。从此便可不顾春夏秋冬,不闻所有言语,放开一切。

但,
佐助现在不想死。
他突然有了值得挂念的事。
那就是把刚刚那个乱喊乱叫的臭小子拎出来胖揍一顿

出,小南一套
(cn目害【就是我】)
晓袍50
假毛40
没有花花
以及戒指好像被我弄丢了x
不包邮
送签绘和卡贴!!!
求你们买吧!

出二手c服

出虹猫少侠一套(身高165上下腰围72左右穿最为合适)
只穿过一次
送猫耳(以及改良过颜色)
进手172
出手大概150
不包邮
还送签绘哦:D

二手出

出,小南一套(不戴花,戒指很可惜找不到了)
晓袍买来六十多只穿过一次买50(有两套,一套163到166穿刚好,一套166以上穿刚好)
假发颜色超还原淡紫有理过出40
不包邮
有意者小窗
送卡贴和签绘:D

【佐鸣】老师,借我一支2b

鸣人看着那个混蛋佐助黑着张脸,坐在自己旁边。
不对劲啊!?
说好的佐井一起呢?说好的还有大和老师呢??为什么是一对一啊??
不对劲啊???

头上突然疼痛感袭来“哇混蛋佐助你干嘛打我?”捂着头,扭头瞪着佐助。佐助摇了摇手中的铅笔“好好画。以及叫我老师,吊车尾小屁孩。”佐助说完又给鸣人一下。

佐助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
当时母亲和自己说要去给鸣人教画时确确实实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两个不同世界的人还有机会遇见。

其实傍晚是个画画的好时候。天还未完全昏暗,几道阳光刺破了云,将其染为红色。那红却又是杂色,加着丝黄,变化之多。像是还未完成的油画,朦朦胧胧,模模糊糊。
天色愈来愈晚,两种颜色也算是终于有了结果,融成了橙色。
发光,发亮,而又温暖。
想他一样的。
佐助移不开眼。

“我要是个女孩子,我以后就嫁给佐助哥哥!!”

那天玖辛奈和美琴带着孩子出来玩,佐助已经10岁了,而鸣人只有四岁。  玖辛奈一时兴起给鸣人扎了个双马尾,两个妈妈笑的前仰后合。  鸣人倒是自顾自的觉得好玩。而十岁佐助当时脑子里就只有两个字,可爱。
美琴打趣说“玖辛奈你后悔生错了性别吧,小鸣人要是女孩子多可爱啊”
“我可没后悔,男孩子也可爱啊,更何况鸣人这种性格随我,好男人可没那么多。万一她遇不到水门那样的呢?”玖辛奈抱着鸣人“而且你瞧他这熊孩子气,比我还皮,谁要啊”
别看鸣人年纪还小,但从小电视剧倒是看了不少,立马听懂了这话什么意思,“哼,佐助哥哥肯定会要我的,我要是个女孩子,我以后就嫁给佐助哥哥!!”两个家长捧腹大笑,就只有佐助当了真“嗯,我一定会要你的。”

童言不可当真
但童颜无忌。

不得不说,他对于美术的确很有天分。素描的大体调子没有什么大问题,构图也找不出毛病,在短短几天能有这样的成果,确确实实了不起。

“吊车尾你线条可以再丑一点嘛?你是用脚画的吧。”
“混蛋佐助!我才刚学得吧呦!”
“吊车尾就是吊车尾。”
“你你你!!!”

时间流逝飞快,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鸣人则越画越起劲,像是来了图力。画的细节愈来愈多,甚至连几何体的缺口都画上去了。虽然画室打着空调,可他脸上还是出了一层薄薄的汗。随意用手去擦拭,却将手上的铅灰全部擦到了脸上。本人却浑然不知,一心投入到里面。
“混蛋老师我画完了得吧呦!”鸣人左手三支笔,右手两支笔,扭头对着佐助说。眼镜闪闪发光,像是讨要称赞。
佐助假装镇定的回答“其他没有大问题了,你再拿2b加重一下圆的灰部就好。”
“哦哦好。。。”
鸣人低头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2b,忽的想起,自己唯一一支2b貌似被自己削没了。
“喂,混蛋佐助,你有2b吗?”
“叫老师。”

“行行行,那老师,借我一支2b。鸣人摆摆手,无奈说道。
佐助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支没用多少的2b“三菱的,记得要还。”
“还要还?!混蛋佐助小气死了得吧呦!”鸣人生气的从佐助手里夺过那只2b,忿忿的画着。
佐助差点被他逗笑,因为常年扑克脸素质,他还是憋住了。

其实这样挺好的。偌大的画室只有两个人。一前一后,一坐一站。当夕日的余晖从窗户外扑进来时,补充了构图,使整个画面熠熠生辉。橘黄色的光涂在鸣人的脸上。
佐助觉得他在发光

这许是学美术的同病吧。

他暗自想到。

【佐鸣】老师,借我一支2b

佐鸣,长短不定。。。。。
大概试读一下?有人喜欢我就继续写写啦
【佐鸣】
美术老师酷哥x吊车尾艺术生太子
老师,借我一支2B
(上)
波风水门,在这个城镇里算是颇有名气。自己的老师是鼎鼎大名的警长自来也,在自己的老师退休后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一名警察。市长本来让他直升为警长来着,按着自来也和水门本人的意见,自是拒绝了这一好意,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爬上来警长的位置。
漩涡玖辛奈,则是在H城里上班的普通白领,哦等一下容我更改一下,去掉普通。
这怎么说?来自两人的初遇。

据说是某日玖辛奈和自己的朋友宇智波美琴上街逛街,遇到劫匪持刀抢劫,那劫匪劫持了美琴,硬要让玖辛奈把所有钱交出来。一堆人都围在周围,都不敢上去。生性温和的美琴看上去是吓的不清,直接就晕了过去。玖辛奈便提出自己当人质,放过美琴作为帮他取钱的条件,劫匪想想抱着个晕了的女的逃跑也不方便,便答应了了玖辛奈。  后水门接到通知赶到时看见劫匪用刀指着玖辛奈的脖子,马上提出要用自己换女士的条件。总不能让女士陷入危险之中吧!
水门话还没喊出来,只见玖辛奈一个肘击将人从自己身旁顶开,灵巧的低头躲过了劫匪刺向自己的尖刀,突然抓住劫匪的手,反手一扭就将那人制服。没错,一个女子将五大三粗并且带有凶器的男人秒杀。所有人愣在原地,不知说啥。水门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勇猛的女人。
此事闹的全城沸沸扬扬,所有人见到玖辛奈都会露出敬畏而又有点恐慌的感觉,就连市长纲手也大肆表扬了她,还颁发了锦旗。也因为此事,两人相遇。大抵是一见钟情云云的,两人从此相识好上。像个快乐的活鸳鸯。

两人天天玩玩乐乐,直到看到好友宇智波美琴有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幸福到美煞旁人。才想起来自己快到三十了,该去生个孩子了。
于是就有了漩涡鸣人。
毕竟是近三十得子,且是个儿子。而且长得分外可爱,蓝眼睛大大的老是闪着光,脸圆嘟嘟的,所以鸣人小时候受尽大家的疼爱。
波分水门的三个学生经常来和他玩。琳身为里面唯一的女性,又喜欢小孩子,自然是对鸣人喜爱的不得了,每次来必定给他带各种吃的,玖辛奈老是吐槽说是以后要长成个团子怎么办。宇智波带土是美琴那大家子里的人,又是波风水门的徒弟,嘴上说着最讨厌小孩子了,实际上却特喜欢和他玩,说是鸣人和自己很像啥的。每次都像个小孩一样。卡卡西也不例外,虽然天天用口罩蒙着脸,一双死鱼眼有点骇人。带土曾经嘲笑他不会讨小孩子喜欢的。谁知道却意外的深受鸣人喜欢,天天抱着卡卡西,嚷着教我这个教我那个,还不让人家走。久而久之的卡卡西也喜欢上了这个熊孩子。

稍微大一点的时候上了小学,毕竟娇生惯养有点小骄傲,但本性不错,又喜欢帮助同学。虽说做事毛糙,经常做错事,但相处和磨合性格没有了那么骄傲,朋友也多了不少。毕竟是同一个地方的小伙伴,再加上住的地方也近的很,经常去这家玩玩,那家玩玩。大家也阴差阳错的进了一个初中,不知是缘分还是命中注定。

鸣人小时候便极其贪玩在,初中也是如此,学习成绩简直是低——到没下限,因为这事被玖辛奈不知训了多少遍,一次因为考了全校倒数第一差点被打,要不是水门护着,鸣人也许活不到现在了(bushi)。
这次中考还是青梅竹马的小樱和学霸鹿丸一起恶补,再加上佐井想了几个“小法子”稍微“借鉴”了一下雏田的试卷,才考上了高中。后来身为同学的小李表示“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玖辛奈这会有些急了,你说,中考这么费劲才考上,还做了弊,靠了运气。要是高考怎么办?高考哪能说作弊就作弊,运气也不是时时都有的,总不能全靠运气吧!再加上高中课程那么难,又不是初中,光凭一朝一夕根本提不起来。
那天玖辛奈与美琴喝茶时想起这件事,便不禁谈论起来
“哎,鸣人真让我有些发愁”咬了一口三色丸子,满脸愁苦的感叹“你们家鼬啊.....你说鸣人天天和鼬一起玩,怎么没变多少.....”玖辛奈嘟着嘴趴在桌子上,美琴在旁边轻笑着,玖辛奈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又坐了起来“不对不对鸣人可不能像鼬一样,太正经太乖就不好玩啦。。。。。所以鸣人的事该怎么办啊美琴!!”。
美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你呀。。。和一起在公司里的时候一点没变啊哈哈”她轻抿了一口茶说道“其实你可以试着让他考考艺术生的”还没等玖辛奈提问,美琴又接着说了下去“你想想,美术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并不高,而且以后还有专科的工作路线,不必纠结要做什么。更何况鸣人的性子,我觉得倒是适合学美术。他虽然有些毛糙,但是很有毅力啊。而且听鼬说鸣人画画挺好?不如让他考考美术生。他们同届的佐井不是也要考嘛?”美琴说完后玖辛奈想了想,说的也是道理。
“只不过我怕学校里的老师不行啊。。。倒不是怀疑老是教学技术,就是怕鸣人把老师气急了老师不肯教。。。”玖辛奈苦恼的托腮。
美琴像是早早料到了一般“我们家小儿子佐助刚从外国学美术回来,倒是可以帮一下鸣人”
“佐助!!哦是你那个帅帅的小儿子呀!哦我记得他!原来七八岁的时候就有了帅哥模样!鸣人小学时还跟我抱怨好多小女生追他天天跟我嘟囔着呢呢哈哈!”
“哈哈我们家佐助这么受欢迎嘛”美琴被玖辛奈口中鸣人逗笑“不如下个星期辅导一下试试,如何?”
“好呀!真是谢谢美琴啦!”

“什么???那个混蛋佐助教我??不干不干!”当听到玖辛奈说到佐助来教,便马上打断了玖辛奈的话。
“鸣人你听我说啊...............”
“不听!!佐助教我就不学!”
“..........佐助他刚从国外回来..........”
“管他从哪回来!天国我都不干!”
“..........他学的是美术专业............”
“就算他会忍术我也不干!!”
“鸣人你...........”
“不听我就是.......啊啧啧啧啧疼疼!妈妈妈妈妈我错了!”
玖辛奈本想好好的和鸣人聊一聊,结果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断,气到扭着鸣人的耳朵“臭小子你给我听好!没的商量!!让你去学就去!不去你就别想吃饭了!!”
鸣人眼光转向自己的爸爸水门,投去救助的眼光“水门你要是敢管这事!你也别吃饭了!”玖辛奈料到鸣人一定会管他爸爸求助,便转头威胁,别看水门是个警长,却怕极了自己的夫人,刚刚张开的嘴吓得闭上,差点咬到舌头。
“不吃就不吃!不吃又死不了!”鸣人铁了心的不学。
“行,可以,你别出来改变注意!水门,我们吃饭去!”玖辛奈叉着腰,瞪了一眼鸣人,随后怒气冲冲的走出了鸣人的房间,水门给鸣人比了个十字之后,也走出了房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
鸣人掀开被子,望向窗外。月光给世界镀了一层银。他翻身下床,轻点地面,熟练的绕过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漫画书等,伸出手,慢慢的握住门把手,手腕缓缓转动,使得没有声音。

门打开了一跳缝,外面漆黑一片。果不其然,妈妈和爸爸以及睡着了。鸣人拎着拖鞋,小碎步的走进厨房。

一抹红色突然闪过鸣人心觉不妙,想要赶紧撤离现场,只听“咔”的一声世界突然变亮。
玖辛奈站在冰箱旁边,黑着脸瞪着鸣人,而水门则一脸歉意的站在开关旁边。
鸣人咽了咽口水,理了理领子,轻咳一声。说

“妈我去学还不行吗得吧呦!”

第一次割大腿肉ooc有。。。一直想要是水门班没死绝对很好玩啊!还有刚开始的骄傲性格我是觉得有这么多人从小宠到大,有点小骄傲应该也是合情合理了嗯。。。。。